追着那奔跑的鸵鸟的老炮儿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季时行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咱六爷的口头禅是啥:凡事儿得有个理儿、咱要有规矩……
这样的人,搁古代就是一头领,底下一片子兄弟。但在现代,这样的人大抵会被人笑话,说着“您老没事儿吧”之类的不认真话儿。
咱六爷这面看,兄弟犯了事儿,没话说,得想尽儿了办法把他给整出来,但也要根据规矩办事儿,改用保释金赎人那就找人借钱,可不干那些个伤天害理的。兄弟被人欺负去了,就算是警察,那也要在一码归一码事儿妥了之后给兄弟掏份理儿回来。过路遇见乞讨的小姑娘,也不怕被骗捐助两百块,说是当积福了。常常帮胡同儿里的白发大爷点烟。找兄弟借钱看到人家过得可惨时还挤出自己所剩无几的救命钱。看到兄弟阔气了不耐烦自个了,把自己当要饭一样给钱,咱六爷没那劲儿便硬气走了……
咱六爷心里其他的都好解决,就这和儿子相关的他难办。身边的弟兄都叨着念着他儿子,六爷面儿上是想着那浑小子捅了篓子没辙了肯定就会乖乖回来了,不用担心。但下一步就拎着吃的到儿子宿舍去扯儿子旧鞋儿后来索性放下耐心敲门而入,然后知道儿子真犯了个大事,立马就到处自个独个地寻办法。
可咱六爷在寻到源头,见到儿子,明了事,下了约定。可和兄弟们喝酒寻摸的时候,犯了疑问,这世道变得无法掌控,和曾经那会变样多了,似乎规矩成了空话,人人变得不守规矩,只按着自己的性子来,自己的背景来,谁谁都不怕。
咱六爷糊涂了,可咱六爷也清楚,就是咱还是啥事都要按着规矩来,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咱要守着。
要天价赎金才能领回儿子是吧,那咱六爷就到处找过去的兄弟借钱碰壁。我就看着咱六爷略收着脖子压着不适的心脏缓缓寻遍了现在已经不同际遇的兄弟:落魄的、发达的、自顾不暇的……跟着咱六爷的路线我心酸着这老北京儿和现代背景的形形色色交织,无奈万分。最后倒是咱六爷的情人儿掏家当补完了那天价赎金,当然咱六爷自顾自得强给了自己的房产。
接下里的事儿本以为可以顺当完了,可这事情总会出现岔子走向另一条死胡同。但放到咱六爷这,一档归一档,咱按规矩来办!
故事的最后,咱六爷和儿子晓波的关系从剑拔弩张走向了相互理解,父子之情终究寻回。咱六爷也记着约定履行那一份重如泰山的老炮儿的约定。
在看老炮儿这部电影之前,曾看过管虎导演的一次访谈管虎:電影需要塑造人物,很是感慨。这是我认为一部近些年少有的关于描写人物的好电影。在观影之后,我也是清楚明白了何为“老炮儿”。六爷这样的一角色,看重兄弟,重义气,任何事不弄虚作假,讲理儿,当然也有一些大男子主义,固执,重面儿的性子。但这样的人却渐渐少去了,被这个日益更新的社会磨去那曾经理所当然的坚持。是不是任何地方的某一类人都要被社会所无情淘汰?记得几日前看过的一部片子里的一个角色,一个严谨温柔的老绅士,做派是认真讲究的,但在现在也是少有的。社会的流行是几十年一变重复更新的,但这类人却没了就是没了。在有后起者那也缺了股味儿。
回忆起片子,有几幕特别深刻的画面常常如滚轴般在脑中过着。
一个是六爷换好军大衣背着军刀骑着自行车在马路上追赶鸵鸟的那段:当六爷看到那只曾经喂食过的鸵鸟跑出禁锢的笼子在大马路上奔驰的时候,他原本绷紧严肃的脸瞬间变得生动起来,他的眼睛似乎迸发着一种热情和自由的快意,以及他不断呼号鼓励鸵鸟的那些句呐喊,都让我泪流满面(我奇怪的哭点)!
一个是在拥挤的亮着昏黄的灯光里的胡同小酒馆,六爷和他儿子晓波的那段质的改变的交流。期间六爷这位父亲也差点耐不住性子被晓波气到想要动手,但也被晓波的一番怒吼埋怨所无可奈何无话可说,就如晓波所说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六爷所致,流泪也无法挽回和改变的。所幸的是父子之间将怨气全部倾泻了,才能将情份找回,才能有机会慢慢缓和父子之情。这一幕看得太过瘾了,也很真实,身边也有关系不融洽的父亲与弟弟,因此对冯小刚和李易峰俩人的父子二人从矛盾激化到化解这段看得十分投入和满足。
一个是最后冰湖上的持着军刀奔跑呐喊,这幕全程由疑似大鼓的乐器配合着画面,没有话语声,但那鼓点一点一点敲击着,一会儿快一会儿慢,偶尔结合着六爷的心脏跳动声,让人无比揪心,也同样感到震撼。
片子戛然而止的点很爽。
彩蛋里的画面较之正片的色调温暖了许多,感觉是冬天过去了,春天暖暖而来。而晓波也如六爷商量所说办好了名曰“聚义厅”的酒吧,也用属于他这年青一代的方式处人处事,和开头六爷帮助问路人换了个温和的方式。以及最后养了一只新的奔鸟儿,不再是六爷曾经借鸟念子取儿子同名的“波儿”,而是教它说一声声“爸”,大概也是晓波想将过去没对父亲喊出来的“爸”多喊喊。最后笨鸟儿的那声“爸”引得晓波那个笑容,真的是春暖花开啊,心一下子就柔和了。
这片子忒好,还有好多好多想说的,都混成团子了,以后顺了再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