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他一人鲜活

DAMON与莱斯特——

有人说这部美剧中的DAMON很像莱斯特,于是便来看了。
嗯。
分明不像嘛。
除了演员的演绎方式。
那位说他们相似的朋友看来是误读了,就是不知道他误读的是莱斯特还是DAMON,或者仅仅被表象迷惑。
因为莱斯特爱自己,但是这个DAMON却不爱自己。
倒是,这部TVD的主创人员对安妮·赖斯以及吸血鬼编年史的敬意令人十分感动。

我不知道当年汤姆克鲁斯在饰演莱斯特的时候是否有参照前人的表演,不过这位IAN在饰演D的时候一定研究过汤哥的莱斯特,又或许这全部都是导演的要求。
印象中最惊艳的一幕是D阅读完暮光之后的那场戏。他将卡洛琳按倒在床上,附下身,语气轻柔,弯曲的右手食指拂过卡洛琳的鼻梁,一寸一寸,十分缓慢。那动作,神态,我瞬间就想起了莱斯特面对新生的克劳迪娅之时的场景。
还有每一次,他诱惑着抚摸女人们的脸颊与头发的时候,我都觉得很穿越。但是越往后看,对D这个角色越了解,这种穿越感就会越淡薄。

他终究谁也不是,谁也不像,只是DAMON。

DAMON与那三个女人——

这个DAMON是脆弱的,他的顽劣,不羁,潇洒,残忍,玩世不恭,统统只是附着在他灵魂上的铠甲,用来自我保护与拒人千里。他对自己并没有一个完全精准的认知,他的善意与温柔一直都存活在他的灵魂中,存活在他对亲密之人的爱与恨里,然而他对此却毫无察觉,非要执拗地认定自己早已泯灭了一切人性。
而他对E的爱,便开始于E替他发觉了这一点。E让他懂得自己还是能够爱自己的。
这是一场不动声色的救赎过程,早已超越了单纯的男女爱情。恐怕,D的这一生就将朝着这场救赎的终点奔跑,只是终点上的光芒太耀眼,不知畏光的吸血鬼是否承受得住。

这世上有两种人注定让你欲罢不能,一种就像E之于D,能够让你因她而爱自己的人。另一种则刚好相反,能够让你因她而彻底憎恨自己。
而D的这第二个人,便是K了。
曾听到过某个说法,倘若一个人拥有一件痴迷入魔的事,岁月便无法在他的灵魂中肆虐,所以,存活了一百多年的D才不那么像一个永生者。他对K的爱令他眼盲了,令他在一个多世纪之后依然什么也没有看透。他早已入魔。
然而结局却是她不爱他,她甚至将他的情感与尊严践踏在脚下,一次又一次,以她傲慢的姿势将它们蹂躏,碾碎。于是这长达146年的思念开始发酵成毒,侵蚀了D。
过去有多长,毒性就有多强。K让D看到的是一个因迷恋她而卑微到尘土的自己,一个即便被辜负了、被伤害了、被背叛了却依然向她祈求着爱与怜悯的乞讨者。他面对她的姿势,是手捧流血的心,满脸泪痕的仰望。他对此恨之入骨。
如果D能够遗忘K,不爱也不恨,哪怕是一瞬间的可能,他都不至于恨自己如此。
所以拥有相同相貌的K与E同时存在于世,对D来说就如同一场撕裂灵魂的角逐,胜负并不明朗。

最后想谈谈ROSE。
正如不爱自己的D与只爱自己的K注定相互伤害一样,总是隐藏真心的D与毫无隐藏与虚伪的R则能相互安抚。
无疑,R比D坚强很多,她不用任何面具与包装,所有人性中的特征,强大的,懦弱的,勇敢的,卑微的,单纯的,狡黠的,温柔的,霸道的,她都能毫无掩饰地表现出来。这是一个对自己对别人都十分坦诚的女人,她一生都在逃亡,却从未逃避过自己的内心。
因此,她从D那里得到的是一份毫无负担的相怜与珍惜,正如他们之间的每一次直率的拥抱,每一次舔舐彼此伤口的慈悲。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树骨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