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靖的牌坊怎么立?

你以为你们光拜两拜喊两声就算完了?行了吧,就你们那点心思,以为我看不出来?我活着你们喊皇上圣明,我死了以后呢?你们怎么议论我?光嘴巴上说说是没用的,你们不是读圣贤书吗?你们一个二个不是都满腹经纶吗?你们不是动不动就喜欢给朕写奏章吗?现在,通通给我上贺表,千古明君,嘴上说的不算,写出来的才算。白纸黑字,这才叫真凭实据!

唉,这TMD都整得是什么幺蛾子哟!

是啊,为了树立正面形象,让大臣们相信自己是千古明君,嘉靖帝煞费苦心。表面上无为而治,把所有事情交给内阁票拟;幕后却通过司礼太监把控朱批,大权独揽。平日里自称君父,满口都是为臣子百姓着想,皇恩浩荡恩泽朝野;暗地里却满布东厂锦衣卫的眼线,亲生儿子家也不放过,到处都是密探密报,对臣下没有丝毫信任。圣旨上言之凿凿,朕每日所卧不过一榻,衣不过八套,我这个皇帝寒酸不寒酸?辛苦不辛苦?可私底下却外派太监四处敛财,挥霍无度,修起宫殿道观来更是毫不吝惜,内阁拨100多万两白银修万寿宫闲钱少,愣是逼的吏部户部军部缩减开支,又拿出300万两给他盖房子才龙颜大喜,结果最后连百官的俸禄都发不下来。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被这个皇帝婊子发挥到了极致。

所有的大臣们都得写,一个也不能少!

皇帝的新装被毫不留情的一把拆穿,那隐藏了二十多年的虚伪面目就这么赤裸裸的暴露在了天下人的面前。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云流萍踪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嘿嘿,嘉靖冷笑,你们蒙谁呢?

结果呢?

皇上,是属下无能啊。上不能体君父之忧,下不能解百姓之困。臣罪不可恕,臣该死。大臣们痛哭流涕,五体投地。

一声动员令,百官齐用命。在京的马上动笔写,不在京的立刻回来写。一日之内,成百上千道溜须拍马歌功颂德同时又言不由衷虚与委蛇的贺表以最快的速度呈到了内阁。被裕王做通思想工作的大臣们此时都万众一心:皇帝老子开心就行,至于其他的管球他那么多呢。

大局既定,万事已备,皇上高高兴兴的住新房子,过完年再把工资给百官补上,这就不错啦,太太平平不好吗?大过年的何必非要跟主子过不去弄得上上下下都难受?不就是拍马屁嘛,那么认真干嘛?再说了,这当官的以前谁没有拍过马屁?

装B,就要装到彻彻底底,装到人无话可说,连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嘉靖,把皇帝当明白了,也把权力弄明白了。

但这些可怜的大臣们又能怎么办?眼前的这个主子是皇帝,是明君,是君父,是神仙,是飞元道君万寿帝君。皇帝不会错,君父不会错,神仙更没法错。大臣们能做的,就是山呼万岁,皇上圣明。

三光日月星,四德亨利贞。苏东坡对出来的这幅对子是嘉靖非常欣赏、并用来训诫大臣们的对联。《易经》乾卦有四德:元、亨、利、贞。《乾·文言》说:元者,善之长也;亨者,嘉之会也;利者,义之和也;贞者,事之干也。《左传》中以元为仁,亨为礼,利为义,贞为正。《文言》又说:君子体仁足以长仁,嘉惠足以合礼,利物足以合义,贞固足以干事。贞固者,知正之所在,而固守之。君子要持之以恒坚固正道,才可以办好事。皇帝最高兴的,同样也是手下的大臣忠贞事主,臣子越能干,君父越好当。所以嘉靖在如何用人方面是不含糊的,手下大臣谁能干事,谁能做什么事,他盘算的一清二楚。胡汝贞虽跟严嵩有瓜葛,但他有统帅之才,那便去东南抗倭,赵贞吉尽管是裕王府一派,但他有宰辅之才,那就当户部尚书。能臣良将相得益彰,大明朝纵然内忧外患,在嘉靖帝的左右平衡下,竟是迈过了层层坎,道道关。
呵呵,我20多年不上朝怎么了?我这个皇帝当得还不赖吧!你们这群大臣,只配听我教训!

被皇帝的喜怒无常一惊一乍折腾到几乎崩溃的内阁大臣们早已来不及琢磨嘉靖的用意,他让咱们拍马屁咱们就赶紧拍吧,可别再闹腾了,皇帝老人家不消停,咱们谁的日子都不好过。六部九卿,各司衙门,点好自己的人,看好自己的门,快点写,赶紧交,千万不能错过了万岁爷乔迁的吉时!

也许是天意、也许是气数、也许是因果,装神弄鬼把大明朝折腾的一穷二白气息奄奄的怪胎奇葩嘉靖皇帝,终于遇到了一个比他还要怪胎还要奇葩但却是一团正气刚直不阿的臣子——海瑞!

嘿嘿,还真就有一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