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新一轮扩大开放有何不同

图片 1

一艘驶往西班牙的货轮驶离宁波舟山港穿山港区集装箱码头。舟山港是“一带一路”重点建设的港口之一。新华社发

图片 2

图片 3

4月15日,客商在广交会展馆里参观选购。新华社发

图片 4

习近平主席日前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宣布了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以及主动扩大进口等几项具有标志意义的重大开放举措。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向世界做出的这一宣示,标志着中国已从“审慎开放、渐进开放”逐步转向“扩大开放、主动开放”,进一步彰显了中国坚定推进新一轮更大力度改革开放的决心和意志。

1.高水平的互济共赢之举

经验告诉我们,开放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成功的重要法宝。外资进入充分发挥着“鲶鱼效应”,推动了中国经济管理体制的改革、市场机制和竞争机制的形成。数据显示,我国外资企业贡献了全国50%的进出口总额、25%左右的工业产值、20%左右的税收以及约10%的就业。

“当前我国提出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无疑是双赢之举。一方面,放宽外资准入会提高内资企业的竞争意识和生产效率,提高企业创新力和国际竞争力,有利于满足消费者对多样化产品的需求。另一方面,也为国际资本提供了巨大的投资机会和市场空间,优化了全球产业链的布局。”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主任牛犁指出。

在他看来,现阶段我国资金相对充沛,外汇储备十分丰裕,进一步开放市场,需要看重的是外资质量,需要依靠的是经商环境,需要鼓励的是外资内销。

应该看到,中国全面开放的条件环境基本齐备。经过40年改革开放的实践,熟悉国际商贸规则、搭建经贸对接平台、国际化人才储备、人民币SDR、原油期货交易等都是推进全面开放的必要条件。同时,中国大部分企业已经具备了较强的国际竞争力。2017年我国有115家公司进入世界500强,入榜公司数量连续14年增长,很多企业已经具备在国内市场上同外资企业同台竞争的实力。

“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是我国既定的开放举措,中国将根据自己的需要,按照既定时间表、路线图自主开放,不会因为外部的压力而改变自身的航向。”牛犁指出。

2.中国能为世界做些什么?

每年,美国从中国进口大量质优价廉的商品,帮助其维持较低的通胀水平,提高民众特别是中低收入群体的实际购买力。美中贸委会研究显示,2015年典型的美国家庭收入为5.65万美元,对华贸易平均为每个家庭每年节省850美元。牛津研究院估计,美自华进口低价商品在2015年帮助美国降低消费物价水平1%~1.5%。

为世界各国带来的不仅有中国物美价廉的商品,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的平稳增长对降低世界经济波动风险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测算表明,2013—2016年,如果不考虑中国经济的影响,世界经济年均增速将放缓0.6个百分点,波动强度将提高5.2%。2017年中国经济占世界经济的比重提高到了15.3%左右,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34%左右。

在消费方面,中国也贡献良多。2013—2016年,按照不变美元价格计算,中国最终消费对世界消费增长的年均贡献率为23.4%,超过同期美国、欧元区和日本。以美国为例,2016年中国游客在美国人均花费约1.3万美元,当年旅游支出高达352.2亿美元,平均每天为美国创造约9700万美元收入。

在进口方面,2017年前三季度中国进口增长对全球进口增长贡献率达17%,进口占全球份额提高到10.2%。中国是世界重要的大宗商品进口国,2017年中国进口原油、铁矿砂、大豆等商品量刷新纪录,对稳定大宗商品价格,拉动原材料出口国经济复苏起到了重要作用。

多年来,中国经济增长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动力之源、稳定之锚。牛犁表示,中国正在努力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预计未来5年,中国将进口8万亿美元的商品、吸收6000亿美元的外来投资,对外投资总额将达到7500亿美元,出境旅游将达到7亿人次。这将为世界各国提供更广阔市场、更充足资本、更丰富产品、更宝贵合作契机。

未来,中国发展仍将是各国发展的重要机遇,为世界经济发展提供更加强劲的动力。

3.扩大开放的着力点在哪里

当前,我国经济已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应当看到,我国不少产业领域与发达经济体在技术、管理、效益等方面还存在差距。面向各领域的优质跨国企业,继续扩大利用外资,提高引进外资的质量和效益,有利于我国利用全球资源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跟上全球科技进步步伐,推动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和市场经济制度,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对外经济研究所综合研究室副主任杨长涌指出。

在杨长涌看来,大幅放宽服务业市场准入是当前引进外资的重点。“我国服务业对外开放相对滞后,产业整体发展水平有待提升,仍是经济发展和结构升级的短板。世界500强跨国公司在我国的服务业投资规模和质量远逊于制造业。大幅放宽服务业市场准入,放松乃至取消股比和业务范围等限制,是当前我国高质量引进外资的重点。”杨长涌指出。

事实上,去年底我国相关部门已宣布银行、证券、保险放宽外资股比限制,将进一步放宽或取消基金管理、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在设立形式、股东资质、业务范围、牌照数量等方面给予外资企业更大空间,有序开放银行卡清算等市场,统一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还将扩大电信、医疗、教育、养老等服务业领域开放。把自贸试验区和自由贸易港作为服务业开放的高地,对标发达经济体FTA和国际自由港规则标准,发挥示范带动效应,促进我国服务业发展和产业结构升级。

全面放开制造业市场准入仍是引进外资的重要任务。我国制造业开放较早、程度较深、发展较快、竞争力较强,但全面放开制造业市场准入仍是当前引进外资的重要任务。“一些大件重型产品领域,如汽车、船舶、飞机制造等少数行业仍存在外资股比限制。这些限制不利于内资企业加快改革创新。因此我们将放宽或取消这些领域的外资股比限制,促进相关制造业领域迈向中高端。”杨长涌指出。

当前,一些发达经济体对我国引资引技引智中的知识产权保护提出关切。事实上,我国一直按照WTO承诺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需要,主动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杨长涌强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引资引技引智的重要基础。我们要进一步健全企业为主体、遵循自愿平等市场交换原则的引资引技引智机制,全面增强各类企业掌握和运用国际商业规则的水平,在国际通行规则下有效推进我国企业和国外跨国公司开展资本、技术和人力资源合作。加快新兴领域和业态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建设,为我国在新一轮科技革命中推进创新能力开放合作打好坚实基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