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窃听下的人神鬼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没有看前两部的原因,一开始是抱着看警匪片的心态去看的,想着即使没有“嘭、嘭、嘭”也会有“砰、砰、砰”,谁知道到曲终人散之时,才发现自己看的是伦理片,导演夹带了满满130分钟的私货,不过真的很棒。在电影院看惯了X-MAN之类的打打打,很久没有看过能好好说故事的人了。按着电影的篇幅,抛弃末端细节,把感觉都表达出来,实在不能再对本人口味,个人看来写意比写实重要。
   或许在政治课上听得多“矛盾是对立统一”的,但人也是如此,而片子则几乎把这个属性,刻画到每个主要角色上。陆金贵鱼肉乡民时候是厉鬼,但他对陆永富大叫“走啊!”的时候无疑是一个人,而当他执意让阿就加入权力圈,以及对待华女母子之时,毫无疑问已经泛着神光。而片子最接近厉鬼的大概就是陆永瑜,当她一下子察觉到阿就的眉梢,坦白了涛叔的死因,然后说出那一句“他害死了我们的孩子”的时候,我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妈呀,女人太恐怖了,每一下都掐中阿就的心头的软肉;但临近片尾的那一句不明所以的“我和你怎可以有钱的呢?”,我心里又是一下咯噔,按照当时的情景,这句话无疑是不合时宜的,也没有掇取利益的可能,或许只能归结于突然间的真情流露。
   另一方面,即使是朴实如阮月华,也继承了朴实的小市民心态,乐于在利益集团角力斗殴间,攫取那些手缝中流出的肉末。这样连续看下来,每个人都是完整的,都并不是只有一面,也不是武侠小说中惯有的亦正亦邪。
   对于结局来说,该死的人或者不能不死的人都死去了,身上积压太多的阿就可以搂着阿瑜在烈火中消逝,未尝不是一种解脱,“这次我搞不定了,所以不能走”有点一発入魂的味道;同时,不该死的都留下来,陆金贵作为总览全局乾纲独断但又最有义气最为执着的一人,最后在小孩子的安慰下嚎哭,画面乍眼望去有点滑稽,但又有点戏剧色彩。阿祖作为一个局外人,一个无辜卷入的技术人员也被“恰当好处”地保留下来,在他身上我恍惚中看到了Waver
Velvet的影子,各种意义上的仗义直行,也陪拥有最后小清新般的幸福。
   广厦千栋在飘渺中变回了寻常巷陌,芳草萋萋,刹那间似乎回到了当年的小国寡民,以这样浪漫主义的笔划来收官,似乎导演和编剧们都没有找到出路。
   
    完
   
   吐槽(可以忽略:画面一,摄影用现实主义的画风,解释了刚出生的男娃在广东为什么叫“茨菇艼”,在银幕上真的几十厘米大啊,掩面;画面二,几个大男人喝醉酒唱什么“心中约誓”,真的好基情啊,我差点以为我发现陆金贵人到中年都不结婚的原因,面壁;画面三,人家华女扔出来的是上百万啊,旁观裙子扔十块港币算什么,瞎起哄干嘛,跑;画面四,OPPO这样硬销自己机子,不会让人觉得他们机子安全性能都很差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