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記錄不是影評)就是這麼現實

  
和Phoebe一同去看的這個片子。在看之前,我們對它所知道的就是,一,它是新海誠的片子,二,第一批觀眾的評價非常不錯,三,就海報來看畫面很美。對於新海誠,我所知道的只有《秒速五釐米》而已,一個沒看明白的片子。

   
於是我們抱著很高的期待去看了。片子播完,音樂響起,我忍不住說了句:“這什麽鬼故事”,Phoebe立刻心領神會笑了出來,然後我們安靜走出影院,沒有像以往一樣立刻討論起來。

   
兩天之後我們又聊起這片子,這次用了大約20分鐘反復討論對它的理解和感受,過往從未有一個電影能讓我們討論這麼久。我們的體會非常相似,結論就是,理解和感受是兩樣東西,我們能在理智上理解它,並且似乎是本能般地邊看邊條分縷析了整個故事的鋪排構造,在下一個情節開始之前就已預測到事態的發展;卻,沒有辦法在感受上投入故事,自始至終都跟主人公的情緒隔著一層,眼看著美輪美奐的畫面、耳聽著華麗動人的音樂,但沒有代入感,也就沒有共鳴,更沒有一點想哭的感覺。

   
我們把這現象歸因為兩點。其一,過往新聞學的訓練(雖然是不同學校)讓我們在對待一個作品時,很容易就使用邏輯分析能力去解讀,從字裡行間窺探作者的伎倆,而不是以感性去全盤體會,《我的名字。》在細枝末節上埋下太多伏筆,一路都在拋出各種線索讓我們去接,實在太令人分心了。

   
其二,我們都不是少女了,連后青春期都已經遠去,在經歷過許多殘酷人生歷練之後,我們都知道真實的都市生活是怎麼一回事,壓根就不肯上導演的當,於是那些唯美的畫面就變得虛幻,動人的相遇就顯得矯情。就是這麼現實。

美高梅官方注册,© 本文版权归作者  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