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君之名 意难忘

—— —— —— 正文—— —— ——

夏日的蝉鸣 叫醒了梦中的人
睡眼朦胧 环顾四周 似乎有些奇怪
陌生的环境 陌生的家人
甚至 连自己的面孔 都是陌生的
更怪异的 是连性别 都改变了
些许不安 些许惶恐
我是谁 我又在哪里

东京的少年 小镇上的少女
互换身体 交换身份
用你的身体 过着你的生活
有些陌生 却也有些新奇
文静的少女 突然间活泼起来
有时还会露出些许霸气
粗心的少年 突然细致起来
也很善解人意呢
周围人疑惑不解 其实“自己”也很不解

回到自己的身体 听旁人口中的自己
觉得有些好笑 有些好玩
少年想 自己怎么会做针线
少女想 自己怎么会踹桌子
少年尴尬摸着头 少女抿嘴轻声笑

怕对方 忘记交换身体时 所发生的一切
两人约定 每次交换后 用手机记录 发生的事情
今天 和你喜欢的前辈 聊天了呢
今天 吓住了议论你的同学
你打工做得活太多啦
你怎么可以对同学那么凶
彗星即将到来 你会去看吗
我会去看 你也不要忘记
看不见的人 却又如此熟悉
平行时空下 你我何时才能相遇

那一天 少女“告诉”少年
我要帮你 和喜欢的前辈 约会哦
回到自己身体的少年 看着手机 微微一怔
这是说 真正的自己 要和前辈 约会吗
另一边 镜前的少女
自语一般 现在 他们应该在约会吧
却突然发现 不知何时 自己泪流满面
难道 是在在意他吗
莫非 想到他与别人约会 会难过
这种情愫 是喜欢吗
可是 虽然熟悉 但从未相见

习惯了 这般新奇的生活
某一日 少年突然发现
似乎 有段时间不曾交换
已经不记得 是有多久
她在哪 是怎么了
拨打那个 熟悉又陌生的号码
程式化的回复 他瞬间愣怔
难道 找不到了吗
凭借着 交换后的记忆
少年画下 小镇的湖 小镇的建筑
带上画 少年冲动踏上旅程
只为 那渺茫的希望 去找寻她

遍寻无果 少年都想放弃了
不曾想 面馆老板无意中一瞥
认出来 他笔下的小镇
他欣喜 莫非马上就能见到
可大家的答案 让他没想到
那个小镇 三年前 基本毁于彗星
镇上几百人 皆死于灾难
不 不可能 少年不信

疯狂一般 跑到小镇的湖边
看着满目疮痍 少年眼中尽是惊讶
对着赶来的朋友 少年哽咽地说
我记得这个湖 那个学校 还有 那个女孩
现在告诉我 三年前 这些都不在了
你让我 如何相信这一切
少年的眼泪 不住地流下
是啊 任谁能接受

图书馆中 查阅灾难的资料
一条条 一件件 都是如此残忍
毁灭 死亡 这些字眼让人心惊
翻阅死者名单 猝然看到她的名字
是难过 还是心疼
明明 曾那样出现 怎么会 已经不在

突然间 少年想起
少女曾经 主持过一次祭祀
留下了她的半身 口嚼酒
不顾一切 少年奔向 那个湖中岛
在岛中的山洞 寻到了口嚼酒
握着那 已有青苔的酒壶
少年心想 不知饮下这酒
是否可以 遇见你呢

饮下酒 起身时 少年不慎摔跤
手机的灯光 无意中 照向洞壁
摔倒的瞬间 他看见满洞的星辰
那般绚烂 如烟花一样的彗星
而腕上 三年前 神秘人送出的绳结
莫名联系起 那个女孩的过往
少年看到了 她的出生 成长
看着她 三年前曾去东京寻他
错身之时 解下发带交给他
最后 还有那个 毁灭一切的 灾难

猛然间惊醒 少年发现 她和少女 换了身体
而时间 正是彗星 即将到来的那天
知晓 即将发生的灾难
少年决定 用少女的身份 阻止一切
联系朋友 控制镇广播
炸毁镇电厂 借此转移居民

可是 也许少年 还是太年轻
计划看似完美 可惜居民不为所动
绝望之时 少年想起
既然交换身体 少女也在他的身体之中
不及多想 少年赶往湖心岛

如他所想 此时少女确实在他身体中
走出山洞 爬上山坡
入眼的满目疮痍 她也瞬间愣住
难道 彗星过后 却是毁灭吗
突然间 少女听到 有人唤她
一遍遍 一声声 那般急切
她分辨出 是少年
她赶忙回应 可是不曾看到有人
听到你的声音 却不见你的身影
仿佛近在眼前 却又远得无法触及

太阳西沉 黄昏将至
传说 黄昏之时
可见非人之物 即不可见之人
黄昏到来之时 不曾见面的二人 终能相见
少年轻笑: 我来看你了 你在好远的地方呢
就像久别重逢的朋友 那样熟悉 那样自然
他们嬉笑 他们打闹 不曾觉得陌生
就好像 很久以前 就认识一样

黄昏将逝 不知何日再见
少年提议 担心醒来忘记
彼此在对方手上 写上自己的名字
说完 执起她的手 一笔一划认真写下
而少女拿起笔 只写下一笔
黄昏结束 她消失不见

望着手上那一笔 少年一时未能反应
随后 少年微微握拳
一遍遍 呼唤少女的名字
三叶 三叶 三叶
我不想 把你忘记
也害怕 将你忘记
可突然间 少年呆住
你的名字 是什么
不能忘记的人 不想忘记的人
却怎么 想不起 你的名字
你是谁 我又为何在这里

另一边的少女 也回到自己的身体
她还记得 她要拯救这个小镇
一边奔跑 一边想着
那个人 他的名字 也不能忘记
跑得匆忙 少女不小心摔倒
忍痛爬起 却看见
自己手中 分明写着 我喜欢你
少女流下眼泪 触摸手上的字
这个傻瓜 这样我如何 知道你的名字
也在一瞬间 少女发现
不能忘记的人 十分重要的人
我却突然 忘记了你
我怎么能 把你忘记

后来 少女找到镇长父亲
请求他 让居民转移
结果如何 我们不曾知晓
后来 少年清晨在岛上醒来
除了奇怪 还是奇怪
自己为何 会来到这里
带着疑惑 他回到东京

五年后 已经长大的少年
像所有人一样 西装革履 寻找工作
曾经的一切 好像从未发生
这一天 当初的前辈 恰在附近
邀他共饮咖啡 谈起从前的事情
少年说起 不知为何 好像忘记了什么
几年前的彗星灾难 他也异常关注
明明 那个小镇 没有他认识的人
难道 是因为那个灾难的奇特
彗星袭向小镇 竟然无人受伤
小镇居民 恰巧防灾演习
所有人 都成功避灾
不对 不对 应该还有其他的原因
否则 看到灾后的小镇
自己为何 会阵阵心痛

与前辈告别 少年默默独行
其实 这五年来
他总觉得 自己好像 忘记了什么
是一件事 还是某个人
好像很重要 却总是想不起
有时 梦中醒来会泪流满面
可是 却不知自己 为何会流泪
似乎是 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那一日 少年漫步街头
恍然间 似乎看见 一个头戴发带的少女
似乎很熟悉 再寻找 却已无法寻到
少年来到车站 搭上地铁
两车相汇之时 看到对面车上 那个脸庞
少年愣住 这个人 好熟悉 好熟悉
对面的少女 也瞬间呆愣
可是 两车相交相错
少年飞奔下车 不想再错过
那个少女 也匆忙下车 似在找寻什么

一条条街道 一个个路口
错身 错过
彼此 不知对方是谁
但明白 一定要找到
终于 在某个街角 相见
走向对方 错身的那刻
少年开口 我们 是不是在哪见过
少女回头 说道 我也是
相视一笑 二人一起开口
那 你的名字?

所有相遇 都是久别重逢
也许 我忘了你的名
也许 我忘了你的事
我却依然 能在相遇那刻
认出你的脸庞 认出你的笑容

图片 1

图片来源于百度

图片 2

图片来源于百度

—— —— —— 正文结束 —— ——

没有想到,自己会为一部动画在大半夜哭得无法自持。更让我不解的是,第一次,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哭,却在那一刻,眼泪控制不住地夺眶而出。看完后,总想写点什么,要不然岂不是对不起我流下的那些泪啊,哈哈,开个玩笑啦。这部动画也值得我写些什么,早先看过介绍和推荐,就很想看,朋友给了资源,看过后觉得真的很好。

言归正传,下面所写的,严格意义上说算不上影评,甚至连基本的观后感都算不上。只是想用独白或者自白的方式,表达一下我心中的想法。因为视角不停变化,人称也自然变换,不要看糊涂咯。男主人公名“泷”,女主人公名“三叶”。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坤仪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